天使投资行业绝大多数人都是炮灰——蚂蚁天使投资人分享第五期

timg5.jpg

本期分享人:极客基金管理合伙人—黄海涛,复旦大学98级MBA创业与创业投资方向。2000-2005年,上海复旦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上海复旦思德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合伙人。2013年-至今上海复旦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投资顾问。十多年早期项目投资经验,丰富的企业管理及创业经验。

Q:您在2000年就开始进行创业投资了,十几年的投资经验,以您来看中国的天使投资和创业环境有哪些重大的变化?

A:现在的投资和创业环境,跟以前比最大的区别就是投资人多了,创业者也多了。在00年到05年之间,上海的投资方还叫创业投资公司。如果开个行业会,也就一张桌子,十几个人就开了。现在在上海风险投资公司估计有几千家。创业者也是,以前一个赛道也就三五个人在竞争,现在一个赛道,可能成千上百的人在竞争。这就是意味着,十年前选项目我们可以百里挑一就能保证基金的收益率。那现在就得千里挑一,才能保证整个基金的回报。

就这么说吧,在以前如果说你的眼光有九成的把握判断这个企业成与否,你会有九成的正确率;一千个项目里面你挑出十个来投,基本上会有七八个至少能够有回报。但现在一千个项目里边你挑出十个来投,只有一个对的,九个都是失败的。

十几年前,基本上是项目来追资金的,那时候早期投资还是比较少。而现在就反过来了,基本上是资金追项目,这也导致了很多不理性事情的发生。

还有一个变化就是当年以美元基金为主,民营的基本上都是美元基金。人民币基金当年基本上都是国有的。而现在明显是人民币基金占的比例更多。当年人民币基金投资的项目根本没有办法考虑IPO,只能考虑项目自身的造血能力,所以我们要求十个项目里面要有七八个存活。现在虽然退出的管道多了,但是要求也高了,单个项目的成功率降低了,所以要求的回报率要提高。当年我们很多项目都是平价投资进去的,基本上跟创业者同样的股价,而现在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有一点是不变的,这个行业和其他行业一样,绝多数人都是炮灰。十几年前,也就是01年到08年之间,上海市政府成立母基金上海创投,下面有十六个基金公司。真正拿到超回报的,也只有三家。其中还有两家不是8年之内是十年的时候,才拿到超额回报归还了基金的本金。

Q:您觉得天使投资最吸引你的魅力是什么?

A:对我来说更多是一种爱好、乐趣,因为早期的投资是很挑战人的认知的,而且早期投资也会带来很大的冲击——未来信息的冲击。

另外一方面,就是和企业一起经历0到1的成长,也是很有乐趣的一件事情,就像种一棵树一样,看着它慢慢长大。

Q:对于投资来讲,您认为选对人和做对事哪个是决定因素?

A:一般我们会讲选人还是选赛道。我觉得这个都是共识了,肯定是找一个二流的项目,一流的团队,也不要去找一流的项目,三流的团队。因为最终能够决定这个项目成败的在于人。而决定这个项目大小的在于赛道。当然赛道大了竞争也会激烈,你要对这个团的能力有一个清醒的认识。

Q:你们投项目,会衡量哪些关键的因素呢,或者会从哪几个方面去考量呢?

A:说实在话,我从来不是在看项目,而是在看人。因为我们投的都是早期项目,十几年前也是种子期的项目。那么看人,我只看三个方面:第一个,他是不是有自省;第二个,他是不是自律;第三个,每次隔段时间见他,他的认知是不是在不断的提升。

而所有的基础,我觉得就是自省,也就是对自我的认知。因为在我看来整个创业活动就是人不断的认知自我、认知世界,改变自我、改变世界的过程。而最难得的就是自我的认知,因为这个时候人既是主体也是客体。

timg3.jpg

Q:现在为止你投的最成功的项目是哪个?当初投的时候是基于什么判断的?

A:十几年前回报率最高的是复旦水务,前段时间是卖给了上实,好像是十五亿的估值。我们当年投的时候,是基金重资金投入的。我们基金当时只有三千万的,基金在这个项目上面投了将近两千万,九百万是股权,还有一部分是贷款。

当初投的时候基于这样一个判断:这个创始人是连续成功的创业者,做这个项目之前连续做过两个企业都是赚钱的;第二个他所描绘的这个事情在逻辑上是完全是通的。因为我本身环保局出来的,他又是做水务的,我听下来就知道逻辑上是通的。

Q:您现在主要关注哪些领域?

A:其实我本身是不太看领域的,只要是种子期的我都有兴趣。
跟大家透露一个消息,最近我的看法:我认为生物技术,在目前就相当于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IT技术。正在不断地呈指数级别的降低技术的门槛,无论是资金还是技术难度的门槛。六十年代的时候一台计算机是一幢楼,七十年代的时候就是一间屋子,到了八十年代的时候就变成一张桌子,最后变成了笔记本。生物技术现在所处的时期就是当时IT技术的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

未来五到十年必然会出现一批企业,你在家里边、在车库里面就能用生物技术来创造出很多产品。比如说基因治疗、干细胞治疗、转基因、挑出你的缺陷基因、克隆等,未来这些事情可能就可以在家里能完成。

Q:明知成功是概率,为何大家还要参与一级市场的股权投资?

A:成功是概率,我的做法就是一定要计算成功的几率和回报的倍数。在这样的前提下,你要给自己留足安全边际。举个例子,如果你预期这个事情只有十分之一的成功率,那么绝对不能指望这个事情成功以后也只有十倍的回报,这样你肯定就拿不到超额回报,更何况人们往往会低估风险。那肯定是有希望百倍甚至千倍的回报,才值得出手,总体上才能达到这个几十倍的回报。

至少我们极客基金在领投项目的时候肯定是预期这个项目在未来的三到五年期间每年都能够有三倍以上的增长,而且这个可能性应该是在超过百分之六十甚至七十的情况下,我们才敢投。你还要考虑到自己的判断会有偏差。就像我投自己生意上的项目一样,我肯定会算一下前期投入多少钱,然后增加三倍。未来的预期收益、利润率是多少,我在此基础上会缩小三倍。在这个情况下如果还有百分之百的回报,那我觉得可以试一试,否则我根本不会动手。

Q:以您的经验看,一般投资一个天使项目多长时间能见到回报?

A:我很赞同蔡文胜的一个讲话。他觉得他能赚钱最重要的是他比基金呆的时间长。因为从企业或者企业家的成长周期看,五到八年是难免的。当然我们可以看到随着技术的发展和互联网的应用,再加上资本的推动,我们越来越快的看到时间在不断缩短。像滴滴四年就成为一个百亿级别的公司。摩拜现在好像也已经估值三十亿美金以上,这才一年多时间。

十几年前我们投的项目,大部分项目在三年内企业就开始盈利了。当然这是传统的行业,而且是比较好的情况下。现在虽然资本市场比较活跃,退出的渠道也比较多,但是我觉也是需要三年,你可能退出才有意义。因为你过早的退出也就意味着你卖掉了最好的公司,大部分情况下都是这样。

天使投资,我的观点是持有的时间越长越好。当然如果考虑到控制风险和投资人感受的话,我们会在隔轮或者再隔一轮,会考虑退出一半左右的股份,也就是会获得两到五倍,或者更高的回报。剩下的股权,我建议留到项目上市辅导前,到时候人家会赶我们出来,这个时候要的价格可以比较高。如果说你要是留到辅导期之后,这又是另外一个阶段了,辅导期基本上有三年,再加上上市以后要禁售,那就是另外一个周期五到八年,不是所有人都能熬的住的。当然如果能拿的住,那我也建议不妨继续持有。但是我觉得三年思想准备必须要有,绝对不能指望像二级市场一样,今天投了,然后一两个月之后卖出来。有这种思想的话,不适合做早期投资的。

Q:您觉得目前的创业机会在哪里?这与您最开始做天使投资时有什么差别?

A:在我看来各行各业其实都有机会的,只不过他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了。很多人总是听到有些人说,生意越来越难做了,但是每个行业我们都会看到层出不穷的一些新兴的企业,当然这个分布不是均匀的,越是新兴的领域,越有更多的机会,这是毫无疑问的。任何机会,你看到很多人涌入的时候。这个机会可能窗口就已经在关闭了,因为马上要进入了竞争白热化的阶段。

尤其是中国人有明显的这个羊群效应,人们往往认为人多的地方是安全的,但是创业往往是相反的,你一定要去找那些人迹罕至的地方,这样子你存活的几率才大。

Q:您心中的理想创业者是什么样的?

A:当然希望他们非常自律,能够管理自己;然后要有自身的精神;对他自己所处的行业认知上非常的充分,比我们投资者要深入很多,而且他的世界要跟别人不一样,智商高,情商也高。但是事实上理想的创业者是不存在的,就像我这么多年看下来成功的老板,有各式各样的性格,有各式各样的智商分布,有的情商很高,也有的很木讷,有的人甚至话都讲不清楚。但是核心还是在于判断两点:第一个这个家伙能赚到钱吗;第二个他赚了钱,他会让我赚钱吗。

timg4.jpg

Q:您做天使投资采用什么策略,是“博概率”还是“当猎手”?

A:我是要求要有相当的成功率的,我不会指望我投一百个项目,然后有一个项目,这个回报超过一万倍,这个就是在博运气了。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肯定还是猎手。没有到达我判断的点的时候我是不会出手的。

当然不否认有很多人是采用这种策略的,我投一百个、两百个项目,只要有一个回报好了,哪怕整体基金是亏损的,我就宣传这一个项目,然后我也有名声了,我可以募集第二期基金照样收管理费,如法炮制。但我觉得这种做法对我来说,是很可耻的一种做法,我是绝对不会采用的。十几年前没钱不这么做,现在对我来说更不会这么做。

Q:你更愿意投早期的一些项目还是相对成熟估值略高一点但能预见尽早获得回报的项目?

A:这个问题里面有太多的主观判断,我的判断可能很有可能跟你的判断是不一致的。A轮以后的项目基本上是有数据的,也就有方法论可以筛选。这个时候赛道也清晰了,谁跑在前面,谁跑在后面都很清楚了,头部的项目都是VC要靠资源、靠人脉去抢,所以这块我是不会去碰的。在项目早期的时候,种子到天使之间,我的胜率应该更高一些。对于人的判断,我相信我比别人要更强一些,所以我还是侧重于这一阶段。当然在这一阶段你一定要说是早期点的还是后期点,其实我们是在平衡风险和收益之后再决策的。我们基本上都是在项目第一轮或第二轮融资的时候进入的,基本上估值都是在五百万到两千万之间。

当然也会投像人马线这样的项目,相对来说成熟一些,虽然估值略高一点。增长会慢一点,但是成功的几率会高一些,这些也是可以接受的。同时我也愿意投街去、大亲家这类项目。可能早期点,风险比较大,但是一旦成功以后回报和增长的速度要高的多,这个永远是一个平衡。

Q:蚂蚁天使有很多新加入的投资人,您对他们有什么建议?

A:第一个平时尽量多看项目,即使你知道一些项目肯定不会投也要去看。这样子你对于项目的判断感觉会增加。

第二个要逐步形成自己的判断体系,而且不断的完善这个体系。同时的话,最好能看一些相关的书籍,至少有一个系统的基础的认知。

Q:黄总怎么看共享充电宝和共享雨伞?

A:这些共享项目,其实最大的投资逻辑是VC认为这些项目有可能成为未来的流量入口。
很明显,这个情况,尤其是共享充电宝,我的感觉是老VC割新的VC的韭菜。共享主要改变了人们生活的习惯,也包括消费的习惯。

Q:黄总对开源项目怎么看?

A:这个没有研究过,但观察到一些区块链开源项目的开盘有点类似于传销的开盘,包括传播、组织、宣传手法。任何技术的新兴起,都会遇到泡沫期,泡沫破灭后,真正的一些公司会慢慢冒出来。

Q:黄总预期一下当前环境下Pre-IPO项目的平均收益大概在什么区间?

A:二级市场我不是很熟悉,但现在很多项目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是倒挂的。投Pre-IPO项目要有思想准备,我有朋友做过,投完以后,5年来看,真正上市的企业也就1/8到1/10。很多企业因为各种原因没有上市。

Q:您对生活,对投资的态度是什么?

A:对生活的要求是“认真”,包括生活的很多方面,不愿意接受“凑合”。对投资来说,前面也有提过了,首先是兴趣所在,投资会对你的认知有极大的挑战,尤其是参与到未来要发生的事情。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mayiangel"

联系我们

021-61520015 (工作日 9:30-18:00)

bp@mayiangel.com

上海市长宁区平武路38号2-2H

沪ICP备14048021号 Copyright @ 2019

微信扫一扫直接关注蚂蚁天使公众号